迷老公,我想你,是文字堆积的堡垒写在子夜的恋爱你!城

向下

迷老公,我想你,是文字堆积的堡垒写在子夜的恋爱你!城

帖子 由 Admin 于 周四 十月 03, 2013 4:42 pm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窗外已经是一片深深的漆黑了。虽然过去了一整天,但是昨晚醉酒的后遗症依然逗留在我的身上,不仅仅是身体,连呼吸也是一件相当费力的事情啊。 或许是因为残留在身上的酒精,婴儿手推车选择也或许是我迷恋着城市夜晚的味道,胡乱地解决了晚饭之后,我忽然升起了随处走走的强烈心愿。于是,当我走进黑夜的人流时,便成了一个漫无目的的流浪者。 我喜欢黑夜,尤其是这个时节的夜晚,清冽的晚风掠过冰凉的湖面,在湿润的空气中带着点忧郁的桂花香,和城市夜晚的喧嚣一起从我的眼耳口鼻钻进大脑去,挑动着每一根敏感和兴奋的神经;我也喜欢散步,安安静静的一个人走着、看着,思考着、观察着,用脚步来丈量身体和灵魂的距离,这样我的心也就和世界贴近了。不过今天的我不同,走着走着,似乎总也有一缕若有若无的蛛丝般的烦躁缠绕在我的台达变频器身上,每一次感觉就快抓到的时候,他又倏忽地最有效的增高药飘散开去了。 路边泛黄的灯光让我回忆起今天第一次醒来时看到的刺眼的阳光。在这个渐渐消失了春秋,只剩下的冬夏的城市里,这灯光却意外地唤起了我对夜晚寒冷的感觉。我下意识地紧了紧外套,继续沿着灯的指引往前走去,直到了女装街的路口,看到透明的橱窗里明亮的灯光和衣着光鲜的女人们,我停了下来。 我的脑海中闪过这样的画面:闪烁的灯光,空空的酒瓶,透明的玻璃酒杯,还有杯底残剩的暗红色酒液……我终于知道我的烦躁一定是与昨晚有关了。就在我出神的时候,在我的身前走过一个穿着深色外套的女人,这原本只是城市中再普通不过的一幕,可是当我注意到南京网站优化她被灯光染黄的侧脸和有些凌乱地躺在肩头的长发时,我的心中忽地流淌出一股浓浓的悲伤来。 我的脑海里不断浮现起一些幻影,在那些幻影里就有一个姑娘的身影,她算不上漂亮,却给人一种异常清洁的感觉,似乎连她的每一片指甲的缝隙里都应该是一尘不染的。那是在一个闪着各色奇怪光亮的地方,除了满桌的酒瓶和空杯之外,就剩下吵闹的歌声。喉咙几乎要被撕裂般得刺疼着,只有当杯子里那红色液体流过的那一刻才能稍稍缓解这痛楚,于是我和她还有许多各色的幻影不停地喝着、喊着、说着、笑着……可是,开心么?我不知道,幻影中的我没有了感觉。直到她难受地趴到我身边的哪种脱毛膏效果最好桌子上,直到我撩起她的长发,看到她熏染了灯光的减肥产品白皙的侧脸,直到我右手食指触碰到她脸颊那一刻温软的触感……我的幻影结束了,只有越来越寒冷空气和昏黄的路灯依然在我的身边。 我茫然地举起右手,把食指伸到鼻子的边沿嗅了下,究竟是幻影还是现实呢?或许只有我的食指还能清楚的记得吧,也或许它也只能记得那个异常干净的姑娘的温软的脸颊了? 那一晚我做了个奇怪的梦,在一个闪烁着五光十色的旋涡里,泛黄的女人的侧脸,睡着的白色的姑娘的侧脸,还有残留在食指上的温柔,一起旋转着,旋转着,这将会是一个怎样的华尔兹呢…… 當我再次醒來的時候,窗外已經是一片深深的漆黑瞭。雖然過去瞭一整天,但是昨晚醉酒的後遺癥依然逗留在我的身上,不僅僅是身體,連呼吸也是一件相當費力的事情啊。 或許是因為殘留在身上的酒精,也或許是我迷戀著城市夜晚的味道,胡亂地解決瞭晚飯之後,我忽然升起瞭隨處走走的強烈心願。於是,當我走進黑夜的人流時在幸福中履行使命,便成瞭一個漫無目的的流浪者。 我喜歡黑夜,尤其是這個時節的夜晚,清冽的晚風掠過冰涼的湖面,在濕潤的空氣中帶著點憂鬱的桂花香,和城市夜晚的喧囂一起從我的眼耳口鼻鉆進大腦去,挑動著每一根敏感和興奮的神經;我也喜歡散步,安如银杏叶容颜安靜靜的一個人走著、看著,思考著、觀察著,用腳步來丈量身體和靈魂的距離,這樣我的心也就和世界貼近瞭。不過今天的我不同,走著走著,似乎總也有一縷若有若無的蛛絲般的煩躁纏繞在我的身上,每一次感覺就快抓到的時候,他又倏忽地飄散開去瞭。 路邊泛黃的燈光讓我回憶起今天第一次醒來時看到的刺眼的陽光。在這個漸漸消失瞭春秋,隻剩下的冬夏的城市裡,這燈光卻意外地喚起瞭我對夜晚寒冷的感覺。我下意識地緊瞭緊外套,繼續沿著燈的指引往前走去,直到瞭女裝街的路口,看到透明的櫥窗裡明亮的燈光和衣与你有约著光鮮的女人們,我停瞭下來。 我的腦海中閃過這樣的畫女人最美时面:閃爍的燈光,空空的酒瓶,透明的玻璃酒杯,還有杯底殘剩的暗紅色酒液……我終於知道我的煩躁一定是與昨晚有關瞭。就在我出神的時候,在我的身前走過一個穿著深色外套的女人,這原本隻是城市中再普通不過的一幕,可是當我註意到她被燈光染黃的側臉和有些凌亂地躺在肩頭的長發時,我的心中忽地流淌出一股濃濃的悲傷來。 我的腦海裡不斷浮現起一些幻影,在那些幻影裡就有一個姑娘的身影晓风残月夜,,她算不上漂亮,卻給人一種異常清潔的感覺,似乎連她的每一片指甲的縫隙裡都應該是一塵不染的。那是在一個閃著各色奇怪光亮的地方,除瞭滿桌的酒瓶和空杯之外,就剩下吵鬧的歌聲。喉嚨幾乎要被撕裂般得刺疼著,隻有當杯子裡那紅色液體流過的那一刻才能稍稍緩解這痛楚,於是我和她還有許多各色的幻影不停地喝著、喊著、說著、笑著……可是,開心麼?我不知道,幻影中的我沒有瞭感覺。直到她難受地趴到我身邊的桌子上,直到我撩起她的長發,看到她熏染瞭燈光的白皙的側臉,直到我右手食指觸碰到她臉頰那一刻溫軟的觸感……我的幻影結束瞭,隻有越來越寒冷空氣和昏黃的路燈依然在我的身邊。 我茫然地舉起右手,把食指伸到鼻子的邊沿嗅瞭下,究竟是幻影還是現實呢?或許隻有我的食指還能清楚的記得吧,也或許它也隻能記得那個異常幹凈的姑娘的溫軟的臉頰瞭? 那一晚我做瞭個奇怪的夢,在一個閃爍著五光十色的旋渦裡,泛黃的女人的側臉,睡著的白色的姑娘的側臉,還有殘感恩父母留在食指上的溫柔,一起旋轉著,旋轉著,這將會是一個怎樣的華爾茲呢……

Admin
Admin

帖子数 : 1598
注册日期 : 13-09-30

查阅用户资料 http://shwj123.5lunta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